Di_xingsi

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…

【琅琊榜/蔺靖】相思入画(十四)

(本章略烧脑,所有的考据来源于贴吧里的琅琊榜科普贴,如有bug实属正常……)

很多年以后的某一天,蔺晨直到金晖洒满了整个金陵城的时候才醒来,一睁眼见梅长苏与萧景琰正坐在一旁品茗闲聊。蔺晨翻了个身,慵懒地从床上爬起来,用惺忪的睡眼瞧了萧景琰一眼,萧景琰就从衣架上的衣服堆里扒拉出一件乳白色的披风递了过去,替他披好又整了整披风带子。梅长苏见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“景琰......你这样好像个小媳妇儿一样……不过,你怎么知道他要的是这一件?” 


萧景琰到底在严肃正经的地方呆的久了,听了这玩笑侧脸不知为何红了一下,咬了咬唇嗫嚅道,“我能看懂他的眼神......” 


蔺晨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呵欠道,“对啊,要是他看不懂我的眼神,我们早就命丧青潞关了。”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(咳,小甜饼结束,以下正题) 

萧景琰走进青潞关的时候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灵魂出窍了。就在几分钟前他还怀疑蔺晨是不是真的投敌大渝,按理说这苦肉计也正印证了这种猜测。可当他看到城墙之上衣袂飘然的少阁主,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用一双如水的眸子凝视着他时,理智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。或许,这样莽撞的决定会让自己有去无回,会让整个大梁江山改朝换代,可是自己的感情早已占了上风,让他不顾一切地做出选择。为了那人,滚他娘的什么理智吧,他愿意赌。

而且他隐隐约约还有一个预感,他能赌赢。 


萧景琰带着淑妃走到棋盘旁边时,无烟的战争正陷入胶着。秦海拖着腮帮设下一个又一个陷阱。蔺晨淡定地出子,见招拆招,脸上没有一点表情。萧景琰与淑妃坐了下来观棋。一时间四下无声,唯有风声,茶炉沸腾的咕噜声,四个人的喘气声,和棋子落在棋盘之上的铿然声。不知二人又过了多少招,突然有个声音打破了这寂静。 


“阴谋诡计不是不可用,只是你应知道,设计不是为了享受玩弄他人于股掌之中的快感,而是为了,最终的胜利。” 


语音平稳而富有磁性,仿佛一道温流缓缓淌过。说话的不是旁人,正是刚才出不了声音的,蔺少阁主。秦海愣了一下,药效不会这么快就过了吧?就这么一分神只听啪啪两声,象士两重守卫顿时灰飞烟灭。


同样错愕的还有萧景琰。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装的?难道他骗了自己?难道一切的一切都是已经设好了的局,就等自己头脑一热踏进来?萧景琰的思绪顿时像脱了缰的野马,不知飘到了哪里。或许很快等一切就绪后他就会被挟持,朝中定然割地纳银地保全他的性命。不,不能这样,萧景琰瞅了瞅略阴暗的天,在自己被挟持之前,一定自行了断。不知不觉间萧景琰的指甲都掐进了肉里,只是奇怪的是,包裹自己的情感根本不是恐慌,大丈夫死于战场马革裹尸有什么好畏惧的,而是一种绝望,一种孩子般地怕被欺骗的伤感和委屈。 

然而事实并没有按照萧景琰脑子中预想的那样发生,一切还是如常,两人悠然对弈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蔺晨抬了头冲萧景琰咧嘴一笑,萧景琰还是觉得头脑懵懵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棋盘上很快便没有几个子了,秦海得意地对蔺晨道,“计谋多了自然能赢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。” 


萧景琰向棋盘望去,黑子只剩一将两卒,红子进攻颇猛烈,虎视眈眈地盯着老将摇旗呐喊。不知不觉地自己背后出了一身冷汗,蔺晨可能要输了。


 “非也非也,”蔺晨斜睨了秦海一眼,“本公子记得告诉过你的呀,《橘中秘》过于冒进,操之过急往往欲速而不达。再者你在琅琊阁时候也不短了,翛然之意实未领略其精妙,惜哉惜哉。”说着推了一下仅剩的两卒,围追过去红子已成死棋。


一时间所有人的呼吸都凝滞了。 “好了,我赢了,你可答应我让我自由地走一走呢。”蔺晨拍拍屁股站起身来,留下秦海脸色苍白地盯着自己的大好棋局顿时已无生机。“等等,”秦海这才回过神来,从脸上挤出一个微笑拉了萧景琰坐在自己旁边,“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散步,我正可以跟这位皇帝陛下好好儿聊一聊。方将军,还劳烦您带着蔺公子,别迷了路。”


蔺晨郑重地看了下萧景琰向他点了点头,运气便出发了。他心下再明白不过,自己身边的这位方将军是来监视自己的。他飞快地向青潞关内的明镜台奔去,明镜台上飞檐入云的明镜堂屹立在那里,是历来这里的知州办公的地方。方将军的轻功也是极好的,紧紧跟在蔺晨身后两米的地方。


蔺晨立在了明镜台上,上下打量着门口的石狮子,汉白玉雕的物件儿端的栩栩如生。他往前走了几步停在了门口,方将军寸步不离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。蔺晨从衣袖中抽出了折扇敲打着自己的手心,“你们现在住在这里麽?”

“那倒没有,”方将军虽明白自己的职责,倒是对蔺晨的话有问必答,“只有我们大渝王玄漠住在这里,我们驻守隘口的将士就住在青潞关附近的营地。”

“哦,既然这样,那就不打扰大王了吧。”蔺晨诡秘地一笑,猛然一转身就要走,只听“嘶啦”一声,蔺晨宽大的袖口不知怎的挂在了门上的钉子上,扯下一块布条。“哎呀,算了没关系,走吧。”蔺晨尴尬道,胡乱卷了卷衣袖急忙提气飞走了。他既不在意陪同之人自然也不会在意,便一起离开了这里。

没有人知道成败在此一举。蔺晨一面装作不在意地四处溜达,心里却默默祷告着,但愿他能明白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蔺晨前脚刚走,秦海便吩咐人燃起了一炷香,拿了上等的茶叶给萧景琰,眯着眼睛端详起他来。“你倒是爽快,人都道大梁皇帝有情有义,如今看来果然没错。”

“多谢夸赞。”萧景琰冷冷道,没有管他语气中的讽刺,偏了头看冒着缕缕青烟的香烛。

“可惜了……”秦海讨了个闭门羹,倒也不觉得无趣,自言自语道,“反正你也活不过这柱香了,不如让你死个明白。我滑族在贞平五年的时候就被灭族了,那个时候我才不过两岁。你们总是标榜着赤焰军是什么忠义之师,你以为那个林燮,真的是什么正人君子?你稍微想一想,如果但凡他还有一点良心,我滑族至于落到了几乎后继无人的地步?”

秦海戚戚地笑了笑,目光散散地瞧着远方,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。“我父母便是在那场战争中身亡的。后来璇玑公主在掖幽庭忍辱负重,结识了夏江制造了赤焰的案子才算报了一仇。那个时候般若姐姐跟从璇玑公主,却把我改了姓名送进琅琊阁,也是为了留条后路。可怜她辛苦经营的局面全被梅长苏,哦不,林殊搅黄了。般若姐姐自知自己命不久矣,飞鸽传书给我要我记得国仇家恨……果不其然她没有几天就落在了蔺晨手里。”

“那时我想见到少阁主可比现在容易得多,本想计划杀了他。可不知为何蔺晨突然让我进了御画坊,扶持淑妃……”

“朕猜蔺晨那时早已知道你的身份,想给你留条路才让你进宫,好安安稳稳度过一生的。”萧景琰亦是无比平静,好像看透了一切。

“你根本不懂。呵呵……”秦海乌黑的眉毛顿时打成了一个结儿,猛然抽了抽鼻子发狠道,“林家灭了我整族,蔺晨杀了我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所以我当然要找他们的麻烦。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就是你,大梁皇族萧氏。”

“萧景琰,别以为别人都说你重情义你就真以为自己成了义薄云天的圣人。你父亲萧选手上沾的血还少麽?不仅有敌人的,还有自己最亲近的朋友的。林燮是可恶,可至少还没两面三刀的什么人都敢杀,到死都不相信是萧选把自己推向深渊!萧景琰,你好好问问你自己,你对梅长苏是真心的?还是对蔺晨是真心的?恐怕都不是吧?你敢不敢摸着自己的良心说,从来没怀疑过他们做过对你不利的事?”

萧景琰垂了头。到底还是自己对不住挚爱的朋友。对小殊倒也罢了,对长苏他难道不是诸多刁难和鄙夷麽?对蔺晨,难道猜忌和误解又少了?母亲不就是害怕自己走上先帝的老路才鼓励自己出兵支援蔺晨麽……

“不敢说吧?”秦海胜利似的笑了笑,“解决他们两个之前,我先送你上路……”说时迟那时快,两枚透骨钉从秦海宽大的袖中飞出,直打向萧景琰的天澶穴,萧景琰刚想躲,直觉腿脚一阵发软,退也不是躲也不是,眼看着透骨钉就要穿透自己的躯体,凉风扑面而来,只好闭了眼。

只听“叮咚”两声,折扇不偏不倚地打偏了透骨钉。萧景琰抬眼过去,正是蔺晨宛如飞仙般从屋顶下来。

“他对我有没有疑虑,那是他自己的事情。我只知道,我信他,信他的人品,信他的善良,信我们之间的默契,这就够了。”

蔺晨站到了萧景琰身旁,铿锵有力的甩出这句话,深深地看了身边人一眼。萧景琰眼眶里盈满了泪水,使劲儿忍住不让它掉出来。

蔺晨,我知道你走之前看我的那一眼,是在对我说,“等着我。”

秦海摇了摇头,兀自叹了口气,“事已至此,不必多言。萧景琰已中了迷魂香,四肢无力无异于废人,接下来的事情是我们两人的了。”

蔺晨点了点头,心里多少有些不安。那茶中致哑的药他用内力强行逼出来后,又绕了青潞关一圈,着实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。

哪怕不是为了自己的性命,为了萧景琰的性命,他也必须撑到时候。

二人招数一过,秦海对蔺晨此时的状态已心下了然。白影越来越快,蔺晨头上已冒出涔涔冷汗。秦海倏地抽出了一柄匕首,让对方猝不及防无路可退。蔺晨正不知所措间,一个影子猛然飞来,撞在了匕首的利刃上,一时间鲜血横飞。

“……嫣儿先走一步了……”原来是淑妃拼尽全力为蔺晨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,已中了迷魂香的她究竟是有多大的执念才能站了出来。淑妃喷出一口鲜血,凄然一笑道,“少阁主,嫣儿对不住您……我真的,从来没有想过伤害您……”

萧景琰也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,想去拉她一把,只是拼了力气手脚还是动弹不得。“陛下,您是个好人……”淑妃气若游丝地说出她在这世上最后的话,随着阵阵西风飘散在空气里。

“如果有来世,您能不能,出现在少阁主前面……”

TBC

评论(14)

热度(42)

  1. 备份后花园Di_xingsi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