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_xingsi

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…

【琅琊榜/蔺靖】相思入画(十三)

(为了写个棋局又浪费过去一章……bug都是我的( ˃᷄˶˶̫˶˂᷅ )因为我的棋真的只是会,下,而,已)

渺远的地方二人相向而坐,唯有沸水拥抱着缱绻的茶叶冒着缕缕热气。四下已是白茫茫一片干净,霜雪纷扬皆无意,寂静之处偏有声。

“少阁主陪在下下盘棋如何?”

“愿意奉陪。”

“小赌舆情,我们不赌点什么,岂不无趣?”

“悉听尊便。”

“那……”秦海这才眯着小眼睛玩味地打量着蔺晨。蔺晨心不在焉地眺望着远方,城墙上旌旗猎猎,白毛风呼啸着一阵又一阵唉声叹气。“哎可惜啊……你现在命都在我手上,实在没什么可以下注的不是?”

“你听着,如果我赢了,让我自由地在青潞关里走一走。”蔺晨正色道,毫不见外地端起一旁小桌上的茶啜了一口,沁人心脾的味道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

“哈哈……好,口气还不小……”秦海从鼻腔中发出几声奸笑,咧开嘴露出满口白齿,“那你押给我什么?”

蔺晨双手插在了袖子里,往后一仰舒舒服服地一坐,似乎正在搜肠刮肚地思索一般。过了片刻,他终于淡淡开口道,“你过来,我悄声说给你。”

秦海一愣,想了一下还是站起身来走了过去,附了耳朵过去。两句话儿悠悠地传了过来,秦海忍不住身体一震,攥了攥拳骨骼发出吱嘎的声响。

“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吧?别忘了,你是滑族后人,不是他大渝的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棋盘摆了上来,楚河汉街分明,两军皆已虎视眈眈地盘踞在两边,成对峙之势,颇有些硝烟的味道。秦海看了看蔺晨轻蔑道,“少阁主既是客,在下哪有不礼让的道理。你先行。”

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不过……”蔺晨眼睛都没抬一下,食指中指夹了一个車猛然一甩,只听囎地一声,那枚棋子落入火盆哔哔啵啵烧了起来,“别输得太惨。让你一子。”

秦海显然有些错愕,不过随即便抬了抬嘴角僵硬地一笑,神色中多少有些不屑,但还是伸手道,“请吧。”

蔺晨毫不疑虑地排兵布阵起来,一静一动之间并无凝滞,防守严密滴水不漏,马二进三端的是稳妥的走法儿。秦海则娴熟地炮二平五,招招致命且快准狠,棋盘之上虽无兵戈相见之声却让观者觉得寒光凛凛。

“我记得,那本《橘中秘》是我亲自拿给你的吧。”蔺晨一边儿下棋,还没忘了谈笑着,几句话了也没个正题,很有点不着调的味道。

“不错。《橘中秘》在琅琊阁仲景轩‘人字库’五层西侧第三个架子的第七层上,旁边是《梅花谱》。”秦海颇为得意地笑了笑,蔺晨也点了点头,不知是称赞还是揶揄道,“你的走法跟《橘中秘》学了个十足十,只是……不知在真正的攻城略地中,是否也只会照本宣科……”

“那也比有些人强……轻易丢了青潞关,不知道你那所谓的朋友还信不信你?或者说,从来没信过?”

蔺晨的心猛然一震,倏地痛得没了直觉。说到底,他还是有些不确定他们之间的情谊到底是什么程度。他没有反驳,抬起头望了望城墙外,这一看不要紧,自己险些从蒲团上站起来。

萧景琰正率领着长林军精锐肃穆地排列在青潞关外。冷风呼啸,萧景琰一身黑色貂毛披风挂上了些许白霜。距离太远,蔺晨看不清萧景琰的表情,于是内心愈发不确定,萧景琰看到这一幕究竟会怎么想。

他知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救那些伤兵残将。

他知不知道自己真的没有背叛。

重要的是,他知不知道,自己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他好。

“将军。”这一分神不要紧,蔺晨瞬时间丢了一方炮,吓得自己一个激灵,连忙拉了马回来救驾。秦海好像早就料到萧景琰会来,不怀好意地笑了笑,“日思夜想之人来了,果然心神就乱了。”

蔺晨没有搭话,强行将注意力拉回棋盘,重新布局巧用诡计。他再清楚不过了,强强对阵,稍一分神就失之毫厘差之千里。

“诶?我们把棋盘搬到城门上面吧?还可以跟小皇帝聊聊天?”秦海见蔺晨不说话,知他已把精力拉了回来,便笑吟吟地提议到,顺手就招呼一旁的侍卫搬了棋盘向城头方向走去。

蔺晨还是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,提了气一运轻功跟在后面。

萧景琰看到了城头之上的他,眼眶里的晶莹差点儿掉落出来。

蔺晨看到了高头大马之上的他,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是讨伐是支援,单凭这眼神旁观者就已心下了然。

只听啪啪啪三声鼓掌,秦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悠然道,“真是情深义重啊……萧景琰,我跟蔺少阁主在这儿对弈呢,你要不要来观观战?”

“大胆逆贼,竟敢口出狂言!”没等萧景琰回答,身后的列战英便高声喝到。

“哎呀,这么不友好?你们不知道吧……我们下棋还赌了一把呢。要是蔺公子下输了,他的命就归我。怎么样,有意思吧?”

“你……”萧景琰一急,半句话噎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“蔺晨,你自己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蔺晨秋水一般的眼睛没有半点波澜,仍是缄默着站在那里,仿佛一尊雕像。

他不是不想说话,只是……

他刚才就发现自己出不了声音了。

茶水里定然有某种药,致使自己最少暂时性失声。刚才注意力全在棋盘上,倒是没有尝出水中的异味。

“陛下……蔺公子不大对劲啊……”列战英见状喃喃道。

“你把蔺晨怎么了!你别碰他!朕这就入关!”萧景琰也看出了蔺晨的异常,从马背上翻身下来。

“好好好。真好。只准你一人进来。”秦海笑道,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一指旁边的一辆马车,“淑妃也来了吧。嫣儿,好久不见,不如一同进来叙叙旧。”

萧景琰一步一步地向城门走去。

“陛下……您就不怕其中有诈麽?”列战英急了,连忙冲上去拦住萧景琰。

“蔺晨在他们手里。”平静的仿佛只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
“您不怕蔺晨真的投敌了然后这只是一场苦肉计?”


“我愿意赌。”


“可是陛下……您一人进去这太危险了。”不知为何列战英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萧景琰,带了哭腔扑通往地上一跪。

列战英一跪所有的将士也齐刷刷地单膝跪地。顿时间天地肃穆。

“你们就这么不在意他的性命?”声音中已带了一丝颤抖。

“您在意的应该首先是自己的性命!您如此置江山社稷于何地啊陛下!”列战英咬了咬牙说出这句有些大逆不道的话。

片刻寂静。唯有风声。

“占英,或许你说得对……”萧景琰最终还是开口了,他没有回头看那黑压压的一群人,舔了下嘴唇,“可是,我已经差点错过了他一次……”

“我不可能再错过他了。”

TBC

评论(9)

热度(43)

  1. 备份后花园Di_xingsi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