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_xingsi

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…

【琅琊榜/蔺靖】相思入画(十二上)

(本来想发全的……然而下一段真的不造该从秦海角度写还是景琰角度写……)

早在几年前,蔺晨就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。自己常常手上忙着的时候,脑子里总是浮想联翩,从前的那些人那些事总好像一幅幅画儿般从眼前闪过。就比如现在,他的左手携着一柄轻薄的长剑,寒光凛凛剑花飞舞,所到之处鲜血在地上留下一朵又一朵触目惊心的花,可他似乎看不到眼前的滚滚浓烟,嗅不到空气中挥之不去的刺鼻与血腥混在一起的味道,感觉不到冷风和兵刃划破自己皮肤时的疼痛,只是任凭一段段记忆随意地摆布着自己。 


那一幅幅画儿中有山清水秀宛如世外桃源的琅琊山,有与梅长苏品茗联句时的惬意和安然,有自己追着飞流满院子跑的欢声笑语,有吉婶儿做的香喷喷的粉子蛋,还有……那人红着眼睛带着点鼻音地说毫无条件地信任自己,仿佛星辰一般的眼睛里糅进了数不尽的情谊。 


手指轻轻地从剑身划过,飘逸地转身,有些破烂的白袍舞动成风,挥臂,剑落,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,大渝的士兵应声而倒。蔺晨不羁地勾了勾嘴角。不就是偷袭了青潞关的粮仓,引得大军出动救火再趁机攻击么。有什么了不起。来一个我杀一个,来一对我送一双。我琅琊阁的剑法也好久未在江湖上露面了。哼。蔺晨带着微笑迎接着入侵的敌军,身上的剑上的寒气逼得对方不敢靠近。 


蔺晨一声一声笑了出来。声声分明,好似原野上辽远的鹰隼飞过时的鸣叫,又好像早已失传了的鬼音般的婉转有致的腔调。他笑着笑着突然哭出了声,最开始是无声的流泪,咬紧了嘴唇克制着自己,后来终于禁不住哭出了声响,悲怆苍凉。 


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,滴入泥土中瞬间不见了踪影。第四批敌军已经击退了,蔺晨用沾满鲜血的手扶了剑柄单膝跪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他用袖子胡乱擦了一把眼泪,死死地盯着冻的皲裂的土地,仿佛要把地面看出一个洞来。


 青潞关怕是守不住了。蔺晨哀哀地想。熟读兵法的自己竟然中了调虎离山之计。早该想到的。蔺晨用拳头一下一下敲打着地面,直到手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疼痛。 


景琰,终究是我对不住你。我太高估了自己。说好的为你守护一世安宁,如今连一个小小的隘口都守不住。说好的陪你一直走下去,我有什么资格继续陪你? 


“蔺公子……你没事吧?”颜将军从远处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一身铠甲上粘着斑驳的血痕。“先舍了青潞关吧,退守关后的象秋山,这山地形崎岖,敌军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们的。” 


蔺晨没有答话,低了头瞧着身上挂着的兵符。我哪里仅仅是对不起萧景琰,还有几万长林军的忠魂。


 “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……"颜将军毕竟征战沙场几十年了,看惯了战场惨烈生离死别,伸出手拉了拉蔺晨的胳膊,“我们守了这么多天已经很不易了……你不用自责,陛下不会怪我们的……走吧,等第五批敌军攻上来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蔺晨最终还是站了起来跟在颜将军身后。象秋山上满目萧瑟,枯树枝在风中瑟瑟发抖。蔺晨抽了抽鼻子,找了个树墩坐了下来,此时此刻才感到伤口的疼痛。他咬了牙撕开粘在皮肉上的衣服,露出很深一道伤痕。

“军医,快过来给蔺公子包扎一下,”颜将军见状,急忙唤了军医过来。“不用不用,伤者这么多,我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,”蔺晨摆摆手,要了纱布过来自己处理。“颜将军,当务之急是考虑考虑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颜将军赞赏地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。半个时辰之前还难过地掉眼泪,这么快就调整好状态开始未雨绸缪。“嗯……我们隐匿在山里,估计大渝一时不会攻进来。快报已经寄出去了,我们只要撑到朝廷派兵支援就行了……”

“长林军精锐很快就会到的……不过……”

一声无声的叹息。

“什么?”颜将军侧了头问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蔺晨故作轻松地笑了笑,喃喃道“你们很快就要得救了……”

声音轻轻地仿佛一片落叶,没有人注意到话儿中是“你们”而不是“我们”。

(还有,你萌想看虐谁?)


评论(9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