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_xingsi

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…

【琅琊榜/蔺靖】相思入画(六)

(更一枚告诉你萌我还活着……本篇莫名忧郁风)




蔺晨回到家的时候,风正有些凛冽。


三月里的风多少带有一丝暖意了,空气里融合着温润的味道,混杂着泥土的气息。可是那风就偏偏有些急,吹得柳丝在风中缠成了一团乱麻。蔺晨白袍飞扬,一缕青丝扑在面颊上,有些痒痒的。他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得如墨一样,路边的灯火散发着朦胧的微光。


他推门进来,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被门槛绊倒。黎纲见状过来扶了他一把。“少阁主……我听说宫里出事了,您没事吧?”黎纲看着蔺晨一屁股坐在蒲团上,双手撑着头,脑袋都要埋进了袖子里,赶忙给他倒了热茶放在桌上。


蔺晨觉得头痛欲裂。偏头痛,老毛病了,他暗暗地想。以前总是自嘲曹孟德也有这个毛病,自诩有思想有胸襟的人物大概都会偏头痛,现在却难受得想往柱子上撞。从前每次不舒服的时候梅长苏都会去劝他睡一会,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。可是现在他不能。


他不能睡。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。


从昨晚寿宴的莫将军凶杀案,到自己莫名其妙喝下了淑妃杯中的酒中了情丝绕,再到芳飞馆那场意外的大火。这不到一天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长苏不在,金陵现在如此境地,他不比萧景琰好过些。


更何况萧景琰是那么信任他。无条件的相信。他不能辜负了这份恩情。


“少阁主……您,真的没事吧?宫里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黎纲见蔺晨不说话,站在一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硬着头皮问了一句。蔺晨还是没反应,双眼紧闭,手插在头发里,坐在那里仿佛石化了一般。


“这么晚了……要不然您先去休息……”


“黎纲,秦海这个人,你知道的吧?”黎纲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,蔺晨终于抬起头来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,“我记得,秦画师是六分舵的人,对不对?”


黎纲怔了一下,随即点了点头,“不错,二月十四秦海消失当天,六舵主就把急报送过来了。”


蔺晨点了点头,目光散散的好像放空了一样。他还依稀记得急报上失踪原因不明这几个字,想至此他似乎能嗅得到那淡淡的墨香。若是背叛必将有所动作。御花园里的凶杀案吗?自然不是。秦海并不会流星斩的手法。那么既然如此……宫里的眼线级别相对较高的只有淑妃,难道……


那行动时如弱柳扶风,笑靥如花温润如水的女子?蔺晨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冷颤。当日情景混乱自然不会有人怀疑到淑妃头上,可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?


蔺晨淡淡的叹了口气。无声的叹气。


他并不怀疑,也不想怀疑淑妃的忠心。


更何况他知道,淑妃对他的心思早就超过了属下对少阁主该有的心思。


“我睡了,你也休息吧。”蔺晨撑着地勉强站起来,一面跟黎纲吩咐道。他吹灭了蜡烛,红色的蜡油仿佛一滩泪水。黑暗里他听到外面狂风的呼啸。


风云涌动。


看上去平静如水的金陵,又何尝不是。


蔺晨闭了眼,可是眼前浮现出一个又一个面孔。这些面孔或是平静或是狰狞,或是在张望或是在犹疑,而在各种各样的画面尽头,却是萧景琰一个人站在皇宫里,那么寂静,四下无人,他想开口叫他,却发现自己不会发出声音了。


这难道就是萧景琰所说的“到最后只剩他一个人”?不仅萧景琰怕,他蔺晨,也怕。


同样的梦魇,对谁都是。


他号称知晓天下事,却算不出自己的宿命。


命中注定的,又怎能以术补之。


蔺晨翻了个身,用手指在墙上不知画着些什么。



第二天天才蒙蒙亮蔺晨就醒了,带着两个黑眼圈,脸上反而多了一份疲惫。他刚一推门,就发现黎纲靠在门边。“你在这儿干嘛呢?怎么不进来……”


黎纲正有些恹恹欲睡,看到蔺晨出来清醒了许多,“少阁主……看您睡着不好打扰您……可是,京城又出事了。”


原来就在这一晚上,那日蒙挚回禀犯人已落网移交刑部的案子,凶犯昨夜突然越狱了,而且正好是蒙大统领去探监的时候,蒙挚虽是大梁第一高手也被其伤到了。


“他们都说……蒙大统领这么厉害的武功,怎么会被一个身陷囹圄的犯人伤到,这里面可能有内情,很可能是大统领包庇……”


“这不是重点,”蔺晨打断了黎纲的话,“陛下不会信这些流言蜚语的,现在问题是,蒙大哥伤的严重吗?”


“本来……虽然伤到了筋脉但也不打紧,只是……”黎纲有些踌躇道,“大统领素来为人正派,如今许多大臣弹劾说他与凶犯沆瀣一气,蒙大统领气不过,所以伤势更加严重了些……”


蔺晨皱了皱眉头。“伤到了筋脉?这么不小心……”他嘀咕了一声,站起身来披上外袍,吩咐黎纲道,“备马,我要出去一下。”


“去大统领府?”


“不。先去皇宫。”


蔺晨到养居殿的时候,也不过刚刚辰时。清晨的皇城沐浴着朝阳,宫女太监们在洒扫庭院,处处秩序井然,看上去安定祥和。蔺晨长驱直入,有了萧景琰给他的令牌倒也没有人为难他,一直到了养居殿门口,萧景琰的贴身太监才拦下了他。


“蔺公子……陛下昨夜处理芳飞馆的事情忙到半夜,才睡了没多久,您看是不是……”


蔺晨刚要说话,只听一个温和的女声传来,“夏公公,蔺公子既然来了用不好在外面等吧,不如进去等。”淑妃身着浅粉色蜀锦衣裙盈盈走来,向夏公公莞尔一笑。蔺晨行了礼,“参见淑妃娘娘。”


正得盛宠的淑妃都发话了,夏公公便没有多说话,迈着有些蹒跚的步伐离开了。“少阁主,陛下确是累了……您进去等吧,我还要去给太后请安,先走一步了。”淑妃对蔺晨耳语道。蔺晨淡淡笑了笑,望了望台阶下守门的侍卫,欠身一礼,“娘娘请便。”


门吱呀一声开了。蔺晨走进来,轻飘飘的脚步没有一丝声音。那副相思子还悬挂在那里,映着阳光透出点金色。蔺晨收回了视线,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内间。纱帐摇曳,金色九龙榻上,那一言九鼎确实则承担了太多的皇帝,正安然入睡。


蔺晨鬼使神差地走到了他跟前,悄无声息地坐了下来。


略带风霜的面庞坚毅俊朗,嘴唇勾勒出好看的线条。睫毛轻轻抖动着,想是在梦中也不得安宁。


蔺晨怕吵醒他,一动不动地坐在一边闭目养神。周围寂静地有些可怕,只听到两个人轻微的呼吸声。这样的宁静真好,蔺晨暗暗想。如果可能,他愿意永远都能这么平静,皇宫平静,朝局无澜,天下太平。


可是自古以来河清海晏都不是触手可及的。


蔺晨正在胡思乱想着,只听一声闷哼,萧景琰睁开眼睛,看见眼前的蔺晨吓了一跳,连忙坐起身来。“我睡得这么沉?你什么时候进来的……来了怎么不叫我。”


“我不过刚刚进来,”蔺晨见萧景琰连外衣都没脱,想是昨晚累极了便和衣而睡,“夏公公说您昨晚忙到半宿,不好打扰你休息。”


萧景琰已经从床榻上坐了起来。“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……”


蔺晨看着他眼睛里透出的疲惫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“嗯……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,蒙大统领被越狱的凶犯所伤。”


“什么?越狱?”萧景琰一惊,“腾”地一下站起来,“这长苏去了南境不想以身犯险,霓凰忙着抵御南楚,聂将军夏大人夫妇近来在整顿西境,这下蒙挚又受伤……”萧景琰踱来踱去,“后宫里又有凶杀案,芳飞馆莫名起火,前朝后宫真是都是一团乱。”


萧景琰坐下来,拿起桌上的凉茶一饮而尽,“可靠的人手越来越少,真是头疼死了……”


蔺晨正听他絮絮叨叨地说,突然一震。可靠的人手越来越少?那么下一步……


他好像突然明白了点什么,希望还不晚。





评论(5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