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_xingsi

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…

【琅琊榜/蔺靖】相思入画(五)

(这章背景虽然有点虐但是真的到处透着甜啊…你萌可以体会下蔺、萧、淑两两之间复杂的情感~₍•͈˽•͈₎)


萧景琰做了一个梦。

他梦见凤尾谷里飘着薄薄的雪花,缕缕寒气砭人肌骨。两边的山石清绝嶙峋,残月的冷光撒在谷里,萧景琰看见了石壁上自己的影子。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走,山路崎岖怪石遍地,四下寂静的有些诡异。

突然间他看到了前方一片殷红。

三千将士的鲜血染红了土地。

全军覆没,无一生还。

灵魂好似出窍了一般,萧景琰疯了似的在人海中寻找那熟悉的影子。他的小殊,是不是也已经被乱箭射穿,或者被巨石砸得血肉模糊,是不是躺在冰冷的地上,再也不会跟他说景琰别怕。

突然间他看到一个人靠在一边,铠甲被血浸染的已经分辨不出颜色。那人的头低低地看不清脸,然而腰间却挂着萧景琰亲手给他的宝剑。萧景琰踉跄的走过去,手已经颤抖得不像样子,哆嗦地拨开那人的乱发。

小殊,是你麽。你真的就这么丢下我了?

然而那人,竟然是蔺晨。双眼紧闭,已无呼吸。音容相貌犹在,斯人魂归故里。

萧景琰顿时觉到了深入骨髓的痛。

“陛下,您醒一醒……”突然听到耳旁一声亲切的呼唤,将他从那梦魇里解救出来。萧景琰慢慢睁开眼睛,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了眼前模糊的影子。

“做噩梦了吧……”蔺晨拿毛巾轻轻擦去了萧景琰额上的冷汗。

萧景琰回了回神,过了一会重重点了点头。

“我梦到小殊他们在凤尾谷全军覆没……还有……”

他不敢告诉蔺晨他梦到蔺晨死了。

他慢慢从床上坐起来,紧握了蔺晨的手。蔺晨没有注意萧景琰吞下去的半截话,安慰道,“不会的。长苏他这么机智,定能想出办法逃出生天的。更何况……”

“我计算过,我们使团共三千人,南楚求和的使团只有不足九百人,所以才选择了凤尾谷这个两面环山的地方埋伏。凤尾谷全长两千一百三十六米,为了保险起见,长苏一定不会让使团一次性进去,很有可能六百人一队分为五组。也就是说,假如五队人马全部在谷里,两队之间相隔也有五百多米。”

“而九百人埋伏在五处,每处只有一百八十人,这要对付六百人是远远不够的。”蔺晨一口气说了这些,微微咳嗽起来,牵动着左肩的伤口。

萧景琰皱了皱眉。他才想起来蔺晨还受着伤,自己就拉着他讨论了一下午加一晚上事情,结果蔺晨没觉得累,自己倒是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。“你……没事吧……何必这么费心劳神地算这个。”萧景琰心下有些愧疚。

“没……没事,”蔺晨抚了抚身上的伤口,一边摆摆手道,“就是想告诉你,情况可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。”

“嗯,我们援兵已经派出,即便是南楚三万大军压境又怎么样。”萧景琰又恢复了那副镇静自若的样子,看着蔺晨有些疲惫的脸庞,心里一阵不忍。这种时候幸亏自己还有一个人可以毫无保留的相信,有了这个人他可以多一点心安。

他用筋骨分明的手用力地握了握蔺晨,“好在有你。”

蔺晨回握了他,“我在,别怕。”

两个人从养居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。他们并肩站在殿外,遥看着金陵城或明或暗的灯火。萧景琰系了一下披风的带子,轻轻道,“你知道麽,我其实不害怕这份繁华只是虚无,我怕的是,没有人能与我一同俯瞰盛世江山。”

一言九鼎万人尊上如他,却有难以言说之惧。

“我不怕孤独。真的。十八岁以后我因为赤焰旧案跟父皇闹翻,在边境风吹雨打了十几年。塞外苦寒,有的时候冻得人都没了知觉。那时候想跟人说说知心话都是难的,可我也熬过来了。”

“可是人一旦得到了暖意就害怕失去。后来小殊又回到了我身边帮我,又有你陪伴我左右。我突然就好害怕,若是这条路走到最后,只剩了我一个人怎么办。”

萧景琰定定地看着蔺晨的眼睛,“人不怕下地狱,怕的是,去地狱之前有人曾经带他去过天堂。”

蔺晨倒抽了一口气,他没想到坚毅如萧景琰还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。然而他还是把那份心疼按在心底,温暖地勾勾嘴角,黑夜里也能感到他眼角的笑意。“……景琰,若是需要有人陪你走到最后,我是愿意的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……”萧景琰微微叹了口气,“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自私,一边舍不得你们给我的温暖,一边又好怕你们受到伤害,又希望你们留在金陵,又希望你们远离朝局……”

“说什么呢……”蔺晨过去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,“我不走……我答应过你。”

萧景琰不语,抬眼看着天上的星星。眉头微蹙,眼神如水,黑袍摇曳,凉风习习。蔺晨低低道,似乎没有人能够听清,“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。”

萧景琰眼睛里有了薄薄的泪光。

就在这时,养居殿后方突然被映得闪亮。一阵火光冲天,滚滚黑烟升起,惊得两个人回身来看。着火了?!蔺晨皱了皱眉,怎么会突然起火?

“是淑妃的……芳飞馆,”萧景琰喃喃自语。

两个人相视一下瞬间就向芳飞馆方向跑了过去。蔺晨轻功比萧景琰好很多,自然比他稍快一点到达。整个宫殿已经被烧成了废墟,火势刚刚减小了些,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味道。蔺晨风风火火赶到,就看到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向他跑来。

那人一身华贵的衣裙已经被烧的有些褴褛,脸上的黑色遮住了细腻白嫩的肌肤。四下无人,淑妃跑过来扑进了蔺晨怀里,倒是吓了蔺晨一跳,“少阁主……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

泪珠滚滚落下沾湿了蔺晨的衣襟,蔺晨犹疑了一下还是抱了抱她,“你没受伤吧?”

“我没事……”淑妃哭得梨花带雨,香肩抖动。蔺晨看着她乌黑的头发,眼前浮现出以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的影子。宫门深似海,无数的暗算让人似乎永远看不到光明。

“嫣儿……”蔺晨叹道,“你受委屈了……”

淑妃一听这话哭的更凶了。

“那个……陛下快来了,我们这副样子不好让他看见……”

淑妃终于从蔺晨怀里抬起头来,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一双杏眼楚楚可怜地看了看他。正在这时,萧景琰也气喘吁吁赶过来,连忙赶到淑妃面前关切的问道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臣妾没事……”淑妃虽然一身狼狈还是没有忘了行礼,“只是……芳飞馆怕是废墟一片了,可惜了。”

“怎么好端端的突然会起火,”萧景琰眉头紧蹙,“蒙大统领呢?让他给朕查!”

蔺晨也隐隐觉得这里面似乎另有隐情。这场莫名其妙的大火未必不是有人设下的圈套。

“陛下……”淑妃拖着哭腔突然一跪,“一定是有人要害臣妾……那日寿宴上下给我的情丝绕,还有这次的大火……臣妾好怕再也见不到陛下……”

“朕会为你做主的,你先起来,”萧景琰把淑妃拉起来,淡淡道,“不用怕,朕在这里。”

TBC

(我想知道如果你们知道这场大火是淑妃自己放的,会怎么想呀2333)

评论(9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