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_xingsi

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…

【后传】【蔺靖】四十九日静寂(八)

(本来以为最后一篇了结果发现写不完😰大家想要什么不妨说说~)



“皇帝……大概还能活多久?”

“宫里我们的人来报,恐怕不足两天了,很难熬过初五……”

“给我不惜一切代价,让他初六再走……”

“少阁主,这人命天定,太医们各种法子都用了,怕也难维持到初六啊。”

“我不管!”蔺晨冷冷道,语气中没有一丝情感,“你们就是用尽一切办法,也得让他初六早再断气……我琅琊阁的差事,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”

“……是……”那人犹疑了一下,见他们的少阁主脸色铁青,便也不敢再辩,行过礼后悄悄退了出来。

蔺晨定定地看着桌上堆满的草药,还有自己为了试那方子做的厚厚的记录。那本薄薄的《天寒杂论》静静躺在那里,仿佛闪着别样的光。蔺晨愣了一会儿,随即脸上便换了一副微笑的表情,“飞流,你过来……”

一个人影儿闪过,俊秀的少年忽然从窗子里翻了进来。“飞流啊,蔺晨哥哥要交给你一个任务,”蔺晨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信,“这封书信你在三天以后,给太子殿下送过去。”

“水牛?”飞流接过来,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。“对,就是他,”蔺晨道,“切记是三天以后,不要早了,否则啊……”蔺晨望着窗外已经起风了,很有些要下雪的样子。

“什么?”飞流歪着头追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蔺晨回过头,拍了拍飞流的肩膀,“蔺晨哥哥这几天要出去一下,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……你乖乖的,等到三天以后啊……”蔺晨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,然而还是忍了忍,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下去,“三天以后你就可以见到你想见的人了……”

飞流没有注意蔺晨最后喃喃自语的什么,把信放在怀里收好,自顾自地出去玩了。蔺晨叹口气,把一包又一包东西放在了马车上。他翻身上马,马车一路便狂奔到了城门口。他回头看了看,金陵城还是那么安静宁谧,这种感觉与琅琊阁的超然于世不同,有着不同的韵味。“我走了……真的走了,”蔺晨轻声叹道,一阵寒冷将他的话都撕碎在了风里,“你……要好好的。”

然而这轻轻的“你”字终究是吹不到红墙朱瓦的皇宫中。此刻,一群太医正在忙里忙外,静贵妃和萧景琰都守在皇帝的病榻前。萧景琰眉头紧锁没有多说话,静妃也在一旁淡淡的。突然,静妃好像有些不太舒服,就这么顺着龙榻歪了下来。“母妃……母妃,你怎么了?”萧景琰扶住母亲,有些急切的问道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静妃缓缓站起来,“兴许是这几天太累了……回去休息下就好。”“来人,快扶贵妃娘娘回去休息。”萧景琰吩咐道,一面对静妃说,“母亲歇息一下吧,父皇这边我看着就好。”静妃点了点头,走出了养居殿。

刚出来不久,静妃就快步到了芷萝宫,换了一身衣服,将宫女唤开,悄悄地到了宫门处。那里正静静地停着一辆马车,静妃快步上车,对驾车的说,“快,速去梅岭。”马蹄声响起,马车就这么风驰电掣地驶了出去。静妃撩开帘子看了看窗外,时间快到了。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三天以后,景琰的小殊就可以回到他的身边了。想到这里静妃的嘴脸浮出一抹微笑。

突然,马车骤停。“静妃娘娘……这么晚了,您上哪儿去呀?”突然有个黑衣人拦住了马车,阴阳怪气地问道。“你让开,本宫上哪里还轮不到你来管!”静妃见状,从马车上走了下来,厉声呵斥道,“你是谁?胆敢阻碍本宫出行!”“哈哈哈……”来人一阵诡异的笑声,“静妃娘娘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您是去梅岭吧?”

静妃脸上划过一丝察觉不到的表情,她没有说话,风把来人的话送远了。“太子殿下果然所料不错,琅琊阁少阁主蔺晨,果然居心叵测……”来人淡淡笑笑,“静妃娘娘,属下得罪了……”说时迟那时快,黑衣人冲到静妃后面一记手刀打晕了静妃,驾着马车回到芷萝宫。



“蔺少阁主……”蔺宅外,宫羽轻轻抠门道。过了一会儿见无人回答,便推门进去。只见四处冷清,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了。宫羽正有些诧异,突然一个影子一闪,一个少年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冷冷地看着她。

“飞流?”宫羽诧异道,“……你不声不响的吓死我了。你蔺晨哥哥呢?”

“出去了。”飞流闷闷地答道。

出去?宫羽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庭院里的花好像也有些枯萎了,她急忙推门进去,看到正堂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痕迹。“飞流,你蔺晨哥哥走之前,有没有吩咐你什么?”宫羽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,向飞流问道。

“一封信,三天后,水牛。”飞流想了一下,从怀里拿出一封信,在宫羽面前晃了晃。宫羽突然觉得脑袋一炸,顿时明白了什么,急匆匆地对飞流说,“快,现在就给太子殿下送过去,不要等三天了!听话!一定要看着他看了这封信!”

看着飞流用不解的眼神看着自己,宫羽重重地拍了拍飞流的肩膀,“哎呀,快去啊!再不去就来不及了!”飞流又愣了愣,从宫羽的语气中听出了某种危险的信号,终于飞奔向东宫。


东宫。

“太子殿下,果然不出您所料,静妃娘娘悄悄赶往梅岭……不过没事,已经被我们的人截住了,送回芷萝宫休息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萧景琰若有所思地想了想,冷笑道,“哼,我就知道这个蔺晨居心叵测。想要我母妃的命,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!”正在此时,一阵风吹了进来,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就人不知鬼不觉的站在萧景琰面前。“信!”飞流将怀里的信递到了萧景琰面前。

萧景琰见眼前突然多了一个人,也是一愣。他看到信封上写着“太子殿下亲启。蔺晨。”这么几个字,嘴角浮出一抹冷笑,“呦,这又是哪一出。飞流,你回去吧,我不会看的。”

飞流虽然心智不全,但一听这话就急了,硬生生地将信塞在了萧景琰怀里。“必须!现在!”飞流生气地吐出了这几个字。萧景琰还是冷冷地,“我不想看到有关他的一切。你回去吧。”说着就把信往燃地正旺的蜡烛上递过去。飞流见状,劈手把信夺了回来,怒目圆睁,生气地看着萧景琰,自己把信封拆开,把信展平,递到了萧景琰面前。纸上血红色的十六个字是那么刺眼:

“静候三日,麒麟归来,从此世间,再无琅琊。”

萧景琰突然明白了什么,觉得自己的脑袋“轰”的一声,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。“快!备马!”萧景琰疯了似的跑出东宫。

评论(13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