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_xingsi

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…

【蔺靖】【后传】四十九日静寂(七)

(虐得我自己都要哭了……不过是HE,放心放心)

芷萝宫内一片安宁,安神香的味道渐渐弥漫开来。静妃慈爱地看着儿子,将一碗刚熬好的茯苓鸡汤递给萧景琰。“这几日你父皇病着,我知道你处理政务忙,但有空也多来看看你父皇……”静妃轻轻道。萧景琰低头喝着汤,“儿臣知道的。”

“你父皇……怕是没有多少日子了……见一面少一面了,以后你要自己去走剩下的路了……若是有一天我也不在了,你自己要好好的……”静妃望着远方,眼神有些空洞,“不过不怕,会有人扶持你的……”

“母亲说什么呢?”萧景琰放下碗,有点生气道,“母亲这么年轻,一定福如东海洪福齐天,我以后的路上,怎么能少了母亲的陪伴呢?更何况……”萧景琰狡黠地笑笑,“儿臣还等您帮忙看孙儿呢……”

静妃也笑了。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陪不了儿子多久了。“好,好……我等着抱孙子呢……”母子正聊着,突然有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进来,“不好了,太子殿下,不好了……”

“什么事情这样慌张?”萧景琰一惊,立刻站起来问。

“殿下,请您速移驾东宫,一封八百里快报……”小太监上气不接下气,“好像出事了。”

萧景琰看了母亲一眼,静妃点点头,迅速往东宫去了。


东宫内一片肃杀。“怎么回事!”萧景琰看着跪在地上的戚猛,怒气冲冲地把手里的快报往地上一扔。“你们是瞎了吗?!这都过去多少天了现在才发现?你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都长到哪里去了!”

戚猛战战兢兢地低着头,“太子殿下息怒……定寿山那边……那边自从我们去了就一直负责陵墓的修缮,没有发生任何异常。要不是今天言侯爷突然来到定寿山,非要查看林殊……林少帅的灵柩,我们也不知道那楠木棺材什么时候已经掉包了……”

“混账!”萧景琰怒不可遏地走到戚猛面前,“这么大的东西移出去了都看不见?!难道还是它自己张腿跑了不成?我要你在那有什么用!”

“那日……那日我们酉时三刻到的定寿山,然后就没有离开半步,殿下,末将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……”戚猛叩头道。

“酉时三刻?”萧景琰问道,“那日不是安排你们酉时一到就去接替禁军的吗?”

“末将知罪……那日言侯突然有恙,您与言公子急着赶回去了,蔺少阁主告诉我们近的路被山石封了,我们只好走的远路……所以到的有些晚了……”

“蔺晨?他?”萧景琰奇道,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”正在这时,有人前来禀报,“殿下,言侯爷求见。”“快请进来吧。”

言阙进来的时候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。“老夫担心的事情……终于发生了”,言阙进来行礼后,站起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,“希望现在阻止,还为时不晚……”

“言卿何意?”

“有一种古方,殿下可能没有听说过,”言侯的眼睛深不见底,东宫的蜡烛忽明忽暗地跳动着,“将百草谷四仙草与石灰相和,涂在尸首上,再加上人之鲜血,令雪疥虫食之,可以使人死而复生……我想,那林殊的遗体大概就是被用作此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萧景琰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,走到言阙面前,“此法当真能行?那不是一命抵一命?言卿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因为啊……”言阙感慨道,“十三年前,我和你的母亲,静妃娘娘,曾经想用此法救过自尽的宸妃娘娘……”


那边东宫的气氛一片紧张,而芷萝宫这里却仍旧是一片安宁。“方子你已经研究透彻了?”静妃淡淡道,递给蔺晨一杯茶。“嗯,”蔺晨点点头。

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?”静妃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蔺晨,缓缓问道。

“本月初六。”蔺晨这才好像回过神来一点,“这四十九日只剩下不足十日了,我们要尽快行动了。剂量我已经确定好了,保证万无一失,可千万不能像十三年前一样,功亏一篑啊……”蔺晨说罢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看着静妃。

静妃一怔,手中的茶水险些洒出。半晌,她吸了一口气,问道,“这十三年前的事情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猜的啊……”蔺晨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卷了一下自己的衣袖,“这还不容易吗?当初娘娘您提出这个方子,我就觉得奇怪,虽说您医术高明但是如何对这种古方弄得这么明白?后来豫津去守陵,我就觉得奇怪,豫津素来安逸,怎么会突然想起去做这种又苦又累的事情,然而这孩子素来孝顺,定是言侯爷让他去的。那日我与太子殿下一同去言府,给言侯爷诊脉的时候发现他脉象虚浮,像是受过什么重创,太子殿下又告诉我十三年前言侯曾经生过重病……”

蔺晨顿了一下,又说道,“静妃娘娘,我记得长苏曾经告诉我,言侯跟宸妃娘娘曾经是青梅竹马吧……这样一想所有的疑虑便都解开了,当年,定是言侯愿意舍命救故去的宸妃娘娘,而您,正是当年在一旁掌握剂量的人。静妃娘娘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芷萝宫突然静的有些可怕。过了一会,静妃才慢慢地点点头,“人都道琅琊阁少阁主聪明绝顶,你果然玲珑心肝。十三年前都怪我医术不精,剂量掌握不好,不但没能使宸妃姐姐死而复生,还连累言侯受了重伤……”静妃哀哀地叹息道。

“娘娘,现在可不是哀叹过去的时候,”蔺晨果断地打断了,“言侯既然派豫津守陵,就证明他已经起了疑心,我们的行动宜早不宜迟,万一被发现了就完了……”

“嗯,”静妃娘娘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很快便恢复了平静,“你这几日好好安排下吧,我们尽快行动。”

蔺晨走出了芷萝宫的门,凉风徐徐,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草药的芳香。他正打算往前走,突然一柄长剑从空中飞来,直直刺向他的脖子。蔺晨也不含糊,随手便是一挡,后退了好几步,折扇一挥便与来人打起来。来人招招致命,毫不留情,好像十分愤怒的样子,逼得蔺晨连连后退。两人拆了几招后,那人一招平沙落雁,蔺晨故意没有挡,手中的扇子就这么飞了出去。来人眼睛红红的,好像一头咆哮的狮子。

“太子殿下,您?”蔺晨就这么任凭来人拿着长剑指着他,愣愣地问。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今东宫的储君,萧景琰。

“蔺少阁主,”萧景琰冷冷地笑着,语气中带着一种杀气,“你这几天来芷萝宫有点频繁啊……这么晚了,你找我母妃什么事啊?”

“啊……那个,静妃娘娘有本医书没看明白,知道我懂医术便叫我来问问,”蔺晨有些不自然地笑笑。

“哼……蔺少阁主,你还真能编啊,”萧景琰冷笑道,“你挺有本事的啊,你都打算到我母妃头上来了?”

“殿下……我不懂您在说什么……”

“你少给我来这一套!人都说琅琊阁花花肠子多,我怎么就瞎了眼还把你当朋友!”萧景琰生硬地打断他,怒不可遏道,“小殊的棺材是你偷出来吧?我母亲愿意用她的命换小殊的命你就同意了是吧?我说今天母妃怎么莫名其妙跟我说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云云,原来是这个原因!我母亲这么做是因为在乎我,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以命易命无动于衷吗?!”萧景琰的剑又逼近了两寸,“要不是今天言侯爷提醒我,我都不知道你们在做这种事情!”

蔺晨突然觉得无可辩驳。他自然不会让静妃娘娘去送死,但是最终的计划他连静妃也没有告诉。他苦笑了一下,“殿下……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。”

“那还能是怎么样的!你给我解释啊!”

“我没法解释……”蔺晨直视着萧景琰的眼睛,不卑不亢道。

“你!我现在就杀了你你信不信!”萧景琰真的生气了,眼看着剑锋已经抵到了蔺晨的喉咙。

蔺晨没有说话,笑了笑。

只听“叮当”一声,长剑终究落在了地上。萧景琰回过身去,背对着蔺晨,低低道,“你走吧……小殊的棺材限你三天送回定寿山,别的我不追究了……回你的琅琊阁过你的逍遥日子吧……终究是没有人能取代小殊,也没有人能懂我……”他的声音里都带有了哭腔。

风拂过蔺晨的衣袂,蔺晨看着萧景琰孤独的背影,笑笑道,“好。我会完成承诺。”

谁都不知道,这个承诺的分量到底有多重。

评论(8)

热度(49)